• 作协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政要闻
  • 作家采风
  • 会员风采
  • 新书推荐
  • 会员作品
  • 来稿选登
  • 美文欣赏
  • 文学期刊
  • 文摘·连载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会员作品
    聚焦通天岭—姜增产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6-5-3 14:50:14  ‖  查看800次  ‖  
     

    聚焦通天岭

    姜增产 

    阳春三月,冬寒方尽,百木萌动。趁着休息日,笔者应文友邀约前往通天岭采风。

    对于通天岭,笔者并不陌生。笔者就出生在通天岭脚下,儿时,听着许许多多有关通天岭的传说,畅游在通天岭怀抱。只是,阔别故乡三十余载,改革开放的硕果想必早日令家乡旧貌变新颜了吧。

    车子在乳山市徐家镇峒岭村银杏树西侧停下,文友们争相拍照,溢于镜头的是奇石汇聚、绵延叠澜的山系,这便是通天岭,亦是胶东及东北三省乃至全国各地多数姜氏家族的发祥地。史传,两千二百余年前,帝王之后的姜相伯曾在通天岭隐居。姜相伯为太公姜尚28世孙,其祖上康王姜贷在“田氏代齐”后,被迫迁至烟台芝罘岛隐居。公元前221年,秦王嬴政统一六国后,举兵东巡,为主查剿六国王室后裔。康王后裔恐遭查杀,分路逃难,族人多往甘肃天水郡,唯有姜相伯不思远离,祈望着劫后返乡,光复家园,亦可省去土木劳累,决然率家人就近东逃,择丛山深处的通天岭隐居。

    通天岭,作为一条山系,北倚冯家镇,东牵南黄镇,西扯大孤山镇,怀抱徐家镇,举目远眺,宛如一把玉琢翡雕的御座龙椅横卧天际,气势浩瀚。

    我极力劝说着兴奋不已的文友们抓紧时间上山。对于今日之行,此处所见的通天岭,仅仅是冰山一角,豹之一斑。

    车子来到峒岭北半腰处,朦胧可见一条荒芜古道,呈东西走向,满清初期称作“峒岭北官道”。峒岭北官道是为三百年前康熙帝师姜表东与康熙帝近卫军统领大臣姜伟所修,其时,气势非凡。峒岭北官道亦是“龙”往之地,秦王嬴政东巡时就路过此地。为便于秦王车辇通行,于东端开山筑路,为古村峒岭著名的“三口”景观之一,时称“皇道口”。相传,嬴政大军行至皇道口时小憩,嬴政举目北眺,叹曰:“好一个奇峰秀岭,此岭可通天也!”此岭便是相伯隐居之山岭,故名“通天岭”。

    车子沿崎岖山路北上,如浪巅之舟,穿过车门口村,原有的狭窄而急拐的村桥已加宽,沿河岸而行的村路边沿镶嵌着铁制护栏,显示着新农村的风貌。

    车子继续北行,停落于圣石山泉水厂院内,一行人沿水厂东侧徒步登山北上。微风拂面,春阳舔吻,初醒的草木泛着翠绿珠光,憋了一冬的山雀在肆无忌惮地闹唱,挂于山腰的层层错落的耕田,极易使人想起老妪狂笑时的那张皱褶的脸。岩石间,一簇簇映山红争相探出娇艳的脑袋展示着芳姿。环视远山近岭,溢于眼帘的是一幅幅美妙绝伦的天然画卷。

    及至岭顶,周围依旧是环形群山,通天岭就坐落在环椅正中。只是,如今的通天岭与我儿时的记忆大相径庭。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里的大山贫瘠而清瘦,山草、灌木过早地成为山民的烧柴。而如今,树木、野藤竞相攀扯,枯木、烂草将赤裸的大山盖得严实。尤为令人震撼的是,峰巅建有一座小型广场,理石砌就,广场北端矗立着一尊丰碑,宛若双手托起,上书:姜氏先祖相伯公故居遗址。仔细看去,此碑乃世界姜氏宗亲总会、关东姜氏宗亲联谊会、山东省峒岭社区共建。

    如履世外的文友们贪婪地抓拍,恨不得将一草一木、一山一石都塞进镜头。

    沿岭后北下,距相伯旧居二十多米处,有一处井湾。记得在我儿时,井湾被散石砌成圆形,相传是相伯家族饮水之处。如今,井湾被开扩,直径约三米,成了灌溉草塘。庆幸的是,井湾虽旧貌不存,而那涓涓涌泉如故。我信手拨开浮尘,双手捧起泉水,美美地品饮。文友们也仿效起来,甘甜爽口的山泉沁人肺腑,不免又是一番赞叹。

    重返岭顶,举目四顾,绵延的山峰巍峨多姿,远山近岭尽收眼底,怪石林立的山峰如鬼斧神工雕琢一般,我那暂短低沉的心绪重新亢奋起来。

    通天岭山系景观逾百,而颇负盛名者有十二奇观:灵猴坐阐;圣人晨读;金蟾纳财;金牛入谷;三佛祈天;羚羊跪哺;将军守望;乌纱千古;龙骨擎天,玉辇候主;五童和唱;姜公背母。细心品味,这些奇观多与姜相伯有关,彰显着帝王之后的博大胸怀。据老人们讲,姜相伯眉长须挺,能游离阴阳两界,左眼观阳,右眼观阴……我一边讲解着祖辈流传的故事,一边为文友们当向导,恍惚穿越到两千二百多年前。

    奇观之一:灵猴坐阐

    在相伯故居北侧,是一条东西走向的大山夼,这条山夼当地人称其“猴子沟”。

    文友们谈笑下山,直到谷底,所见到的全是荆棘杂树,却寻不到猴子踪影,不禁频频发问。我抬手指向东北的山梁,霎时,镜头全都聚焦过去,但见山腰处有一座古怪的石硼,其形如蹲坐着的猿猴,面南坐阐。

    传说,这尊石猴本是元始天尊玉虚观门前的一头小象,赐名“猛犸”。时至凡间公元前221年,太公姜尚与元始天尊在观中论阐。天尊掐指一算,道:“徒孙失齐之辱已雪,只是后孺有查杀之危。”姜尚急寻对策,天尊道:“徒儿莫忧,待我遣去猛犸,万事无忧矣!”

    猛犸受遣化身一只灵猴,直往东海崆峒岛(今烟台芝罘一带)掘穴候主。终有一天,姜相伯率家人乘木排上岛,猛犸以主人姿态相待,让出洞穴为客人栖身。相伯在崆峒岛上居住数月,预感岛上亦不甚安全,决意举家东迁,猛犸便一路相伴。

    相伯一家沿茫茫海岸东行,猛犸一直在前边引路。一路上,猛犸对相伯一家人关照入微,饿了,猛犸去远山采来野果,遇到狼虫虎豹,猛犸便会拼命相护。直到步入通天岭时,猛犸方驻足,不肯前行。

    相伯在通天岭隐居期间,方圆百里荒无人烟,山中野兽成群结队,猛犸一直守护着相伯,成为姜家的保护神,多次化险为夷,深得相伯一家人的爱戴。

    公元前209年,闻听暴君嬴政驾崩,相伯决意下山。猛犸甚是兴奋,于前边引路,直至如今的峒岭地带停足。

    相伯一家初迁峒岭时,猛犸还屡屡陪同,尔后便突然失踪了。对于猛犸之来历,相伯不曾知晓,只认为是陌路相遇的异友。没了耿忠的猛犸,令相伯一家人寝食难安。相伯回通天岭附近四处找寻,终不见猛犸身影。正狐疑之际,相伯望到猛犸蹲在东北山谷半腰处。任凭相伯如何呼唤,猛犸仍岿然不动,唯听得山谷回荡着朗诵之声:

    嫡孙避身东海边

    祖派观兽伴驾前

    如今猛犸使命毕

    化石念阐佑平安

    相伯闻之,恍然大悟,却原来,猛犸乃祖上所赐!相伯朝猛犸急急跑去,但见猛犸瞬间化作一尊巨大的岩石。为感念猛犸护驾之恩,相伯跪地叩首,将此夼命名“猛犸夼”。传留千年之后,人们对这段传说逐渐淡忘,只依据这尊巨石,改称“猴子沟”。

    奇观之二:圣人晨读

    在通天岭东侧,远远可见一尊巨石锥子一般地倒立于悬崖峭壁之上,高耸入云,似人又似猿猴。文友们穿山破荆前往,近前一看,竟然是高逾三丈、胸围近十米的石人,似在微风中摇晃。在石人东侧的峭壁上,有一处洞穴,人称“圣人书斋”。书斋内,可容四人玩牌,细心观之,石壁上依稀可见远古“沧海龙世界”时的浪蚀遗迹,岩隙间,尚存化石般的牡蛎残壳。沿锋刃般的峭壁爬过去,可见石人脚下有楔状石片垫插。此巨石古人称其为“圣人石”,后人则称作“圣石人”,说来真的有些蹊跷。

    相传,当年姜相伯刚刚移居通天岭时,一日清晨,东边天际刚刚放亮,山间传来朗读之声,声音洪亮,响彻山谷。相伯仔细辩听,竟是太上老君之《道德经》!相伯不禁一惊:此处百里荒无人烟,哪来的读书声?相伯循声探去,发现东边似有一巨人。此人腰杆笔挺,头顶冠戴,手握巨笔伸向东南,狂书不已。相伯细观之,似是圣人孔丘,急忙施礼道:“草民不知圣人在此,多有打扰!”话音刚落,只见圣人巨笔插向海边山峰,麻利地收回手臂,化为一尊石人伫立不动了。由此缘故,相伯将其称为“圣人石”,海边之山峰便称作“笔架山”(位居今乳山堕崮山主峰东侧,又称“叉山”),圣人朝向诵经之山为“圣经山”(位于今文登境内)。

    站在圣人石南望,山脚下有一簇簇被绿林掩映的青瓦房,足有四五十幢,这便是圣石前村。据传,圣石前村并非圣人石下最早的村庄。明朝时,有秦姓在此落居,当时,尚无村名。秦家人对圣人石极其崇拜,逢年过节,都会到圣人石前敬拜。或许是蒙“圣人”真传,秦家儿孙两代,有五男考取功名,入城为仕,秦姓在此生活仅几十载便举家迁入京城。

    至清乾隆元年,马姓自莱州马家围迁此建村。马氏乃农家出身,目不识丁。这日,马氏酒后游山,来到圣人石前,端详许久,戏道:“什么圣人,本来就是一个猴子嘛,就叫你圣石人吧,从今往后咱俩家作伴吧!”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就在当天夜里,圣人石腰身驼了起来,看上去真的像个猴子,头顶之冠戴也滑落怀前脚下,后人称其为“帽石”。无独有偶,从那时开始,圣人石西北的“猴子沟”里忽然多了一群猴子。这些灵猴时常到圣人石附近玩耍。说来也奇,圣石人附近的猴子,总是与村里的人数相等,村里添丁一人,山上的猴子就会多出一个。自此,马氏居住的村庄定名“圣石前”。

    马家人与猴子为伍,倒也别有情趣。有人突发奇想:猴子骑在马背上,这不是耍戏马吗?据此,当地居民便把串村耍猴的行当反称为“耍马戏”。然而,马氏在圣石前居住百余年,一直未出读书做官人。于是,村人从中悟出道理:被猴子耍戏的马岂能出人头地?圣石人及山上的猴子成为马氏家族最为头疼的难题。终于有一年,马氏族长梦见沉睡千年的姜相伯,族长哭诉衷肠。相伯点化道:“村名已定,难以更改,马上封侯,指日可待矣!”自此,“马上封侯”一说便四下传扬,山上的猴子也逐渐消失,马家后裔陆续有了中榜之人。只是,“圣石人”永久无法恢复“圣人石”之雄姿。

    奇观之三:金蟾纳财

    在相伯故居东南约三十米处,有一组天然巨石,上下叠垛,其状如蟾蜍,坐北面南,今人称其为“蟾蜍石”。

     

    相传,当年相伯逃难通天岭时,几乎两手空空,日子过得很艰难。这年秋,老天连续数月不雨,庄稼面临绝产。为此,相伯一家人愁眉不展。这天夜里,相伯梦游太虚,偶见先祖姜子牙与太上老君在下棋,便凑上前去观阵。老君连输三盘,很是窘迫,忽见旁边观阵的相伯那幅穿戴,便戏弄子牙道:“先公乃万神之首,怎忍心目睹后孙如此寒酸?”子牙明白老君之意,反唇相讥,道:“老君是败阵恼怒了吧?我姜家子孙皆依勤劳维生,不劳老君挂记。”子牙谈吐之际,竟错走了一步棋,老君借机转败为胜。老君以为是子牙有意避让,暗中相求,兴奋之际,从囊中捏出三粒金丹,弹向空中,口中念道:

    有道金丹落天岭

    化作金蟾坐前庭

    饱纳东西南北财

    佑尔家和万事兴

    老君念毕,与子牙大笑不止。相伯一梦醒来,闻听户外风雨交唱,好不欢心。

    清晨,雨过天晴,相伯出门察看雨情,果见门前滚落两块巨石,垛在一起,如金蟾一般。相伯忆及梦境,猜测是太上老君所为,只是,相伯亲睹老君捏出三粒金丹,难不成全都化作金蟾了?相伯不得而知。从此以后,每到初一、十五,相伯必到金蟾前供奉香火,日子也从此好了起来。

    相伯门前供奉金蟾,后被民间仿效。至今经商办企业者仍有门庭前摆放金蟾之习,意为“金蟾纳财”,日进斗金。

    奇观之四:金牛入谷

    在猴子沟北侧,有一道山谷直冲相伯故居而下,这便是金牛谷。在金牛谷半腰处有一洞穴,深不可测,为传说中金牛入谷处。据传,自当年相伯门前添了一尊金蟾石之后,蹊跷的喜事便频频出现。

    有一大雾天,相伯长子永通去岭后提水。出门不远,发现有两头周身闪亮的金牛在井湾处饮水。金牛见有人前来,慌张地向北跑去。永通放下水桶,疾步追赶,至后山岭半腰处,两头金牛陡然不见了,山谷却霎时膨胀起来。永通回家把提水奇遇告诉了父亲。相伯疑惑地前去查看,只见从水湾到后岭的路上,间或地有一堆堆牛粪状的金子。相伯一时欣喜,为山谷命名“金牛谷”。

     “金牛谷”在民间一直传留两千多年。上世纪四十年代,许家屯村(今徐家镇辖区)许某根据传说到此开挖金牛。许某为当地有名的小财主,土地不多,专门靠开挖地下宝藏而发家,绰号“地老鼠”。许某花重金从外地请来阴阳风水大师和地质勘探高手前来金牛谷探矿,确认山谷浅处有一对金牛。许某乃出名的“小算计”,不交无用之人,不敬无关之神,祭山时只在金牛入谷处烧纸进香,便急切地破土挖井,根本没把金牛东邻的石猴放在眼里。据传石猴与金牛本是同山盟友,况且,这对金牛是当年老君暗自赏赐给姜相伯的一对镇山之宝,亦即另两粒金丹。石猴一怒之下,便串通金牛戏弄这个贪心算计的“地老鼠”。许某破土挖井不几日,矿工们就发现了金牛的身影,可转眼之间居然下沉了。就这样,许某开挖竖井两年多时间,费尽心血,直到井下连油灯都点不亮了,也未见金牛真身,还接连憋死几个矿工,无奈之下不得不罢手。许某为开掘金牛,耗尽了全部家财,穷困潦倒,只在金牛谷留下一穴枯井,故而,人们又称金牛谷为“老牛汪”。

    奇观之五:三佛祈天

    自通天岭向西北,翻过芹子夼山梁,便可眺望到后山巅峰矗立着三尊巨石。巨石峰如刀削,中峰高约二百米,两边稍矮,亦是百米有余,此山历有“双师山”“三教山”之称,今人又称“三佛山”。

    对三佛山的解释有多种。佛教徒认为,三尊巨石为释迦牟尼、弥勒、观世音。道家则解释为元始天尊、太上老君与通天教主。而据我祖上传说,这三尊巨石分别为道、儒、释。

    相传,当年相伯刚入居通天岭时,此山巅尚无巨峰。一日,相伯背着老母去西北山观光,正歇足时,山涧顿起云雾,伸手难见五指。相伯正狐疑着,忽然听得山涧回荡着爽朗之对话声,时而讲古论今,时而谈天说地。相伯正听得入迷,一阵狂风袭来,云雾顿消。相伯循声望去,见山巅处升起两尊巨峰,仔细辨认,一尊像传说中的老子,一尊如书里描绘的孔子,南北分立,面东而坐。相伯乃善通阴阳之人,急忙跪地叩拜,将此峰命名为“双师山”,意为有两位师尊在此。自此以后,每逢云雾缭绕之日,相伯都会悄然来到双师山下,聆听二老讲经论道。相伯逝后,他的儿孙们也经常去往双师山祭拜,以求文昌。

    至东汉永平年间,相伯后裔如常地来到双师山祭拜,发现二位石师转面朝西并隐约私语,说是明帝有旨,普天之下皆要迎接西天天竺国高僧入境。果然,时隔不久,两尊石师北侧凭空又多了一尊石峰,颇似释迦牟尼。世人认为这是道、儒、释之化身,将双师山改称“三教山”。奇怪的是三教山上的三尊巨峰不知何时变为双面人,从东面看是面东而坐,从西面看又是面西而坐,所以近代人又将此山称为“三佛山”,认为,不管你在哪个位置,三尊石佛都会保佑你。

     

    三佛山东侧为归仁村,西侧是南口、胡家村,南侧是桑行、圣石前村,周边辐射徐家、南黄、大孤山三处乡镇,庇佑方圆数百里百姓。传说在解放前,三佛山有许多野狼都会模仿人行走。这些狼时常成群结队地下山祸害民户禽畜。猎手们一直追赶到三佛山南麓,野狼却不见了踪影。猎手们气急之下,对着三座石佛一齐鸣枪。说来蹊跷,自此以后,三佛山的野狼平素在大山上都行走如常,入村作恶时却是一瘸一拐的,显得很不灵活,极易被猎捕。有人猜测,许是野狼的行径触怒了神灵,石佛对作恶多端的野狼实施惩戒。由是,周边村庄便传流着这样的谚语:三佛山的狼——装瘸儿。

    三佛山许是有福佑之能的缘故,位居丛山深处,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古往今来,不时地为兵家所用。唐末,义军黄巢退败时,曾于此栖身,逃过一劫。清初,胶东抗清农民领袖于七兵败后,曾避身三佛山,转危为安,后潜往崂山入道。康熙年间,于七余部刘长千在三佛山结伙占山为寇。刘长千乃黄巢后裔,为避剿杀,隐藏于黄疃村其姥姥家,改姓刘,故黄疃村又有“黄刘”一说。刘长千占山为王,有匪众百人,时常下山搔扰百姓,后被西峒岭村六太爷姜巡东与盟友牟六缉拿,化寇为民。至今,三佛山东西半腰处还残留着当年山寇修筑的石围子。抗战期间,胶东军区第一军分区司令员于得水曾在三佛山东麓石洞内蔽身疗伤,赢得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美丽的传说,现实的应用,更为这奇山秀峰增添了些许神秘。

    奇观之六:羚羊跪哺

    在相伯故居之西南相距约百米的山岚中,有一根突兀拔地的奇石,呈羊角状,直冲云天,人称“羊角石”。羊角石周边的土壤与别处不同,呈褐红色,说来还真有一段美丽的传说。

    据传,相伯迁居通天岭后,不知从何处跑来一群羚羊。这些羚羊虽为野生,却对相伯一家人极其亲近。

    这日,相伯背着年迈老母到岭前散心,恰逢一些羊羔在哺乳。母亲无意间发现,羊妈妈站在高台上,羊羔们直立着,悠闲地仰头吸吮,有的羊羔还不耐烦地撕挣母羊乳头。相伯母亲见状,情不自禁地潸然泪下。相伯不解,问母亲何故,母亲道:“世间,唯母为艰。羊母已尽能耐,羊羔仍不满足,羔羊何无敬母之心?”

    相伯明白母亲之意,训斥羚羊:“区区无知羊羔,母生尔身九死一生,母领尔路历尽艰辛,尔理应尊母。自此以后,为子者须以跪哺!”

    惊闻相伯训斥,羊羔们只是一愣,继续吃奶。唯有一只雄壮羊羔瞩目而立,似有愧意。雄羊环顾众羊,仰天嚎叫,一怒之下猛力撞向身旁石硼,血染山谷。继而,雄羊将头颅拱入地下,只露出一只羊角。众羊见状,惊慌四散,跑出大山,散向华夏山野。自此,羊类跪哺之习便油然而生,羊角石周边土地也因此变为褐红色。

    奇观之七:将军守望

    站在通天岭向西南望去,山岗之上有一座巨石,其状如古时的将军头盔。当靠近细看,巨石分为东西两部分,东边那尊凌霄伫立,宛如一员戴盔披甲的大将军翘首以望,人称“将军石”。将军石身后有一天然石壁,高三丈有余。在将军石与石壁之间,横悬着一块大石板,屋顶一般,人称“石家”。

    相传,当年姜祖相伯在通天岭隐居时,这座巨石尚未分开。相伯下山建立峒岭村约四百年后的一天夜间,狂风雷霆接连大作,闹得村人整夜不安。直到傍亮时分,峒岭村多数人都做了一个内容大致相同的梦:一位大将军腾云驾雾而来,念道:“姜门后生姜维寻亲来也!”村人热情接待,与之对话,方知来由。姜维祖上在秦皇东巡时自烟台芝罘岛逃往甘肃天水,家父姜,曾任郡功曹,在平定羌胡之乱时阵亡。家父生前曾留下遗嘱,要儿子日后寻找逃往通天岭之本门族人,一同为国尽忠。姜维本想早日实现家父夙愿,却被郡里任为中郎,身不由己,直至累升为蜀汉大将军,战死疆场,也未实现家父夙愿。无奈,姜维只好于卒后携阴魂寻来。村人正与旧故攀谈,忽闻鸡鸣,姜维隐身北去。次日清晨,好奇的峒岭人前往北山祖居地察看,惊奇地发现头盔状石硼自行炸裂,形成如今之格局。

    将军石历为当地人所尊崇。记得在儿时,长辈们都会嘱咐:登将军石石家时,先要拜一拜将军,攀爬时才不会出现意外。日本侵华在胶东大扫荡时,有一日军军官闻听有将军石之说,偷偷地率鬼子带上炸药前往将军石欲行破坏,没料想,刚到山顶悬崖处,人马滚跌,炸药自爆,鬼子毙命于将军石前。许是将军石的保佑,通天岭一带免遭日寇涂炭。

    文友们向将军石朝拜后,攀登进入石家。石家内甚是宽敞,可容纳几十人聚会。站在石家内四处望去,远山近岭饱览无遗,风溪弹奏不绝于耳,大有步入琼楼玉阁之感。

    奇观之八:乌纱千古

    沿将军石向东北方向下山,至谷底处有一条小河。此河上游由三条小溪汇流而成,当地人称其为“三岔河”。小河北岸便是我家祖居。河南岸之陡坡上,安坐着一尊奇石,不论是远看还是近观,展现的都是一顶惟妙惟肖的古老的朝官帽子,当地人称其为“纱帽石”。纱帽石面东而置,在我小的时候,其左边尚有一支纱帽翅,翅长约七八米。上世纪七十年代,一场暴雨后,纱帽翅脱落,后被邻村人破石造房。自此,只剩下一顶似像非像的“乌纱帽”了。

     

    纵观纱帽石的位置,与正北的通天岭主峰相伯故居及西南的将军石大致距离相同,只是其位置最低。相传,此纱帽为唐高宗李治所赐。蜀汉大将军姜维嫡后姜宝谊,为唐高祖李渊之将领,任右卫大将军,卒后追封为左卫大将军。宝谊之子姜恪子承父位,唐高宗时以显赫战功官至左相。唐高宗三年,姜恪随李治东巡,借机前往通天岭拜祭将军石。临别时,李治封赐一顶乌纱帽,置于石家之上,以示对先贤的尊崇。这日,万神之首姜子牙云游至此,发现将军石石家之上多了一顶乌纱帽。太公凝神一看,竟是唐式官帽,甚感滑稽,笑曰:

    三国名将唐时帽

    张冠李戴甚可笑

    莫将爵位看得重

    三思后行乐逍遥

    子牙遂吹了一口气,乌纱帽便飘落而下,化作一尊巨石,安坐于现今之处。子牙仙指一挥,上游三座山夼的溪流便并汇于纱帽石下,形成一条“三溪合流”的小河,意为“三思而后行”。

    文友们沿朦胧小路登上纱帽石顶端,倍感宽敞,仅纱帽的前檐就比一间农房还要宽大。站在纱帽石上环视四向,顿觉周边山高峰峻,眼前的 “三溪合流”清澈流畅,从容地弹着古老的曲调奔流南去。纱帽石,为通天岭山系之最低处。至此,文友们方才明白太公之意——唯有看淡官位,方能有所造就,正所谓无为而有为;唯有三思而后行,方能万无一失,是为有备而无患。这,不仅是对姜氏子孙的警示,也是对当今世人的忠告!一时间,每部相机都忙碌起来,抓拍着这段滚烫而又凝固了的史话。

    奇观之九:御辇候主

    位于相伯故居的西南,有一条蜿蜒如龙的山峰,峰巅怪石竞秀。其中,有一座最高石峰,形体呈方形,上顶微微尖起,远远看去,颇似古代皇帝乘坐的轿辇在恭候主子。这尊巨石被当地人称为“轿顶石”。

    轿顶石海拔四百二十米,位于乳山东部的最高峰。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笔者经常前往山间采药材,近前细看,轿厢、顶盖、轿杆都十分逼真,只是轿杆以下没入大山之中。七十年代中期,因军事需要,在轿顶安装三叉杆,不得已将轿顶周边毁损,其原型逊色了许多。据传,此“轿”为齐康公姜贷在位时坐乘的御辇。当年相伯刚入住通天岭时,这条山峰尚被沃土覆盖,石峰不甚显露。一个雷雨交加的深夜,相伯似睡非睡之际,随着一道电闪,户外天空飘来人影,此人袍冠已旧,声音嘶哑,道:“吾孙,本公一时疏忽,失守齐地,使得尔等苦受煎熬,实感汗颜。九泉之下忆及一事,孤之御辇遗于海滨,今予尔收存,以备后世复用……”音未消,身先去。相伯隐隐感觉,是先祖康公姜贷,却无处追寻。连续三天暴雨过后,相伯翘首西望,见西南山岭上似有人在抬着轿辇晃动。相伯惊恐之余,跑去察看。至近前时,众人顿失,唯有一顶轿子安落山顶。相伯对轿叩拜,不料,轿子竟自渐渐下沉,最后只露出轿杆以上部分,似隐又现。

    御辇何以隐身?民间还有一说。康公安放御辇时,有旧臣奏本,说一千五百年后,必有忠相至此斩龙腰,如若御辇过于显露,定受其害。果然,时隔一千五百年后,明相刘伯温(刘基)率军北上,察访地脉。刘基乃阴阳大师,知晓通天岭下暗藏苍龙,便沿山脉南行细查,至小孤山村时,见村后呈虎踞龙盘之相,断定此地日后必出人王地主(即帝王)。为保大明安定,刘基下令,在通天岭龙脉“七寸”之处开挖断脉,以破龙穴之气。苍龙“七寸”就在今徐家镇桑行村西山,至今,那道口子依在,成为桑行村与大孤山镇李家庄之最短通道。神算亦有疏忽时。刘基开挑龙脉时,由于康公之御辇半隐身子,幸免一劫。而本应诞生一代帝王的小孤山村却世代只出假皇帝——旧时村庄大戏,小孤山村扮演帝王堪称一绝。

    当然,这些传说并无科学道理,只是在民间构成了世代相传的特色文化。

    奇观之十:龙骨擎天

    自峒岭北官道向北望,有一片洁白如冰的山峰,那便是“龙骨峰”。龙骨峰位于相伯故居北侧,中间有猴子沟相隔。龙骨峰上,满是裸露的巨型花岗岩,其状如龙骨,在周边墨绿苍郁的大山映衬下,愈显其银白雄姿。

    传说,明朝宰相刘伯温当年在今桑行西口挑斩“龙筋”时,被正在巡察的东斗星发现。东斗星速奏玉皇。玉皇大帝急命雷神示警。刹那间,唯听得一声巨响,整个通天岭山系地动山摇,继而,天空乌云密布,一片黑色雾团阔天空地压向地面,举手可触,一场劫难行将降临。刘基见势不妙,知是违背了天意,率军而逃。就在此时,通天岭后的山梁骤然隆起,山崩地裂,沙石横飞,似庞大的龙体顶向天空,直将那行将压下的黑雾团击得粉碎。待乌云散尽后,龙状山体徐徐回缩,只露出七节脊骨,形成今日之状。许是此缘故,刘伯温回京不久,便遭天子朱元璋贬罚,回乡后仅月余即逝。

    据四邻八疃的老人们讲,通天岭这一带自古就未发生过大的灾难。这或许是龙骨峰之为。

    攀爬龙骨峰很是艰难,山高、坡陡,荆棘丛生。至山顶时,大家已是汗流满面,气喘吁吁。举首仰望,山体似环环相扣的七组骨节陡峭险峻,骨节之间,有诸多的小动物在戏耍,顶端还系着丝丝白云。文友们望而却步,只好驻足,拍下这难得的一瞬,昭示着龙的传人之风采。

    奇观十一:五童和唱

    沿圣人石向东南穿行,翻过一道绿岭,岭下有一凹谷,东、南、北三侧被翠峰包围,唯西南有一狭路通往山外。南北山梁上,蹲着五尊怪石,如同顽皮的孩子在捉迷藏。谷地,满是桃、李、杏、樱等各种果树,花颜五色,各展景秀,芳香宜人。山坡上,泛着金辉银光的茶园在微风吹拂下荡起绿油油的碧浪。步入凹谷,如入世外桃源。这处山谷,被当地人称为“五童夼”。

    据传说,远古时期,东方九黎族部落首领蚩尤被炎黄联手打败之后,落居不毛之地的东夷(即今胶东),故胶东又有“黎民”之称。蚩尤本为炎帝石年后裔,却因生性好斗而被炎帝玄孙所灭。被分尸割葬的蚩尤死不瞑目,魂灵追至先祖炎帝石年陵前奏本哭诉,不想,反被炎帝石年训斥一番,指责其不应有独霸天下之欲,命其日后好生教化子孙,洗心革面,善待世人。蚩尤羞愧而回,将先祖之训转达给子孙们。蚩尤曾孙骊晓悟祖训,率五子远离族人,来到东莱,隐居大山深处(亦即五童夼),以示重新做人,力求在此开拓一片无争无斗之净土。当时之五童夼为退滩之地,唯有礁石,草木不生。骊施法,借飓风将百里之外的泥土旋来,父子们以食沙石维生。数百年后,骊隐去,其五子掘穴而栖,吸食沃土。五童子寻常藏于泥土之中,或是化身岩石,雾天便嬉闹于周边峰岭。当别的生灵偶有小恙时,童子们便会献出自己的须发令其食之,定会痊愈。

    五童夼岭外周边有许多村庄,北侧的圣石前,西南的车门口,西边的桑行,南边的光明顶、辛家口,东边的崮山寺、珠等。据附近的老人们讲,大雾天气,偶尔会听到五童夼有孩童之嬉闹声。有些胆子大的汉子结伙上山寻望,发现有五个童子在山麓嬉闹,跳跃于南山北梁,若是疾步追去,童子即刻身影全无,唯有几尊怪石。故而,人们将这五位童子称作“参童”,凹谷也因此得名“五童夼”。

    五童夼确为净土。凹谷周边山梁上,有野生名贵药材数十种,是古来采挖药材的首选之地。每当步入山夼时,顿感神清气爽,疲乏顿消。据传,明朝开国元勋刘伯温北上巡察地脉时,曾在五童夼小憩三日。上世纪中叶抗战期间,胶东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也曾多次在五童夼召开秘密军事会议。军分区司令员于得水在徐家、南黄一带活动期间,主要藏身于五童夼,其干老(干爹)马俊山就是北侧的圣石前村人,至今家中尚存于得水旧照。如今,在夼内尚有一幢青瓦房,此房屋为峒岭村的一座山庄,以作上山劳作的避雨之所。房前,遗留着古老的碾子、石杵窝子等,展示着五童夼丰厚而古老的沧桑变迁。

     

    奇观十二:姜公背母

    沿圣人石向东望,峰峦断裂处凸现着一组怪石:一位壮汉面向南,身后背着一位老妪,如今周边村人称其为“老姜背老婆(儿)”。这道景观颇有些神奇的传说。

    两千多年前,康公之后姜相伯自芝罘岛逃难时,由于母亲患有腿疾,行动不便,相伯亲自背着老母亲一路前行。隐居通天岭后,相伯每有时间就背着老母四出观光,其孝心感天动地。相伯母亲对通天岭附近的山山水水十分眷恋,而最令其垂青的地方就是“东小天”。东小天在今圣石前村东,是一处山夼,其东侧的顶峰便是如今的“老姜背老婆(儿)”,只是当时的峰顶尚无奇石,土壤肥沃,古树茂密。相伯母亲弥留之际,嘱咐儿子将其葬于东小天,相伯谨遵母命。秦王嬴政驾崩之次年,相伯送走了母亲,便携二子下山南移,择平坦之地,建村“峒岭”。相伯百寿时,已是五福同堂。相伯自测阳寿将尽,嘱咐两个儿子,自己仙逝后葬于东小天,九泉之下依旧陪伴老母。时隔几日,相伯无疾而终,儿子永通、永泰尊父嘱安葬。在相伯周年前夕,老天连降暴雨,山洪肆虐。永通、永泰率子孙们前往东小天祭典时,已找寻不到祖母与家父的坟墓,山涧已成冲积平原,仰头再看东岭,山坡沙土洗尽,裸露出如今的这组奇观。永通、永泰只好以这组奇石为记号,年年来此祭拜。

     

    这组奇石景观在明朝以前,人们称其为“姜公背母”。后来,外来移民渐多,民间对“姜公”之概念逐渐模糊,只知道是“老姜”,因而演化为今日的“老姜背老婆(儿)”,甚至有人按现代观念,欲改称其为“情侣石”,这更远离了当初的“孝文化”之精髓。

    文友们闻听一路解说,不禁肃然起敬,于岭下虔诚地合十拜谒后方攀爬而上。经过艰难的手脚并用,终于攀至顶峰。俯视凝望,此石净高不下十几米,东西两侧陡如刀削,劲风吹拂,令人不敢站立。举目远眺,顿觉天高地阔,大有步入天际之感。

    太阳触摸着西山,农家炊烟袅袅升起。我与文友们极不情愿地走下山来。虽经一整天的攀爬劳累,却全无疲倦之意,印于脑海的是两千余载的沧桑风云与古朴文化。正可谓:一草一木均有灵,一山一石皆文章。通天岭——一片尚未被笔墨开垦的处女地,一座蕴藏丰厚的原始文化宝库,一个令人向往的童话乐园!我坚信,在不久的将来,通天岭之真容将为世人所关注。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168号 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乳山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网站业务联系邮箱576475532@qq.com,网站投稿信箱rushanzuoxie@163.com
    乳山市作家协会QQ群,49239846,请作协会员实名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