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协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政要闻
  • 作家采风
  • 会员风采
  • 新书推荐
  • 会员作品
  • 来稿选登
  • 美文欣赏
  • 文学期刊
  • 文摘·连载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文摘·连载
    《映山红·第五章》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6-10-24 15:37:26  ‖  查看306次  ‖  

     第五章  知青落户甄家寨  妥善安置见真情

    知青是时代的产物,甄家寨村就分来两个知青,一男一女,老家都是青岛。男的叫谭立辉,细高挑儿,长长的披肩发,后侧看像个姑娘,还带了手风琴。女的叫顾小玲,长得敦实,留个短发“五号头”,一幅假小子派头。两位都是城里长大的,又白又嫩,河边刚抽出的柳条似的,掐一下就能溢出水来。公社通信员小马坐着拖拉机将他们送来。

    明旺烟袋,瞅着两个知青,悄声说小马:“是派来镀金的吧?就这两棵嫩芽子能经得起甄家寨的风吹雨打?”小马附耳道:“他俩都是来‘扎根农村闹革命’的,上级有指示:既要让他们得到锻炼,又要妥善安置。”交代完就告辞了。

    明旺与陈香、甄乐江商量,把两个知青都分到第一生产队,在没搞清楚他们的关系之前不能给他们拆开。

    “这住处嘛,小伙子可以在大队挤出两间屋子,可这姑娘,插到户里又不是长久之计,不插到户里她一个人怎么住?”明旺有些犯难。

        甄乐江出了个主意:“学校里就一个女教师,也有宿舍,干脆让她俩做个伴,过段时间再说,说不定待上仨俩月就走了。” 陈香补充道:“我看可以这么安排。但是,他俩既是来插队落户的,不管在这待多长时间,总得上山干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得给他们置办点工具。”明旺用烟袋指着甄乐江:“这事就他办了。”

    两个知青吃饭暂时在明旺和甄乐江两家轮着吃。

    这天中午,明旺到公社开会不能回来,两个知青轮到家里吃饭。明旺老伴煮了些芋头端在炕桌上,让他俩先吃,自己在灶间忙着炒菜。

    顾小玲、谭立辉瞅着饭桌上那些毛茸茸的东西犯了难,你看我、我看你,却不知道如何吃。“大娘,这是啥东西?怎个吃法?”谭立辉终于憋不住问道。明旺老伴在房门来半个头:“这是芋头,扒皮吃!”

    顾小玲、谭立辉就试着将芋头皮剥下来,填到嘴里反复嚼着,却迟迟咽不下去。一会儿,明旺老伴在灶间问:“吃芋头当吗?”已经噎得难受的两个城里伢子在炕上回答:“大娘,挡,真!”

    明旺老伴炒好了菜,端上炕来,顾小玲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笑问:“大娘,这芋头好大核呀!”明旺老伴一看,笑道:“错了,是扒了皮再吃!”三人尴尬地笑作一团。

    知青插队落户,派饭吃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几天之后,村里便给了他俩锻炼的机会:顾小玲插到学校食堂就餐,谭立辉自行起灶。

    这天晚上,大队办公室里凝固着浓浓的旱烟味。明旺、甄乐江、大队会计甄岭轮番吞烟吐雾,抽烟比赛似的。民兵连长李宏良不抽烟,手拿无心地折来折去。陈香时而捂鼻子,时而用手驱赶着眼前的烟雾。

    大家闲聊了一会儿后,明旺开腔:“有两件事咱商量商量。”他指着桌子上的罩子灯:“这老伙计也有些岁数了,我琢磨着也该退休啦。”

    “不行再换个新的,才几个钱?”李宏良快言快语,说得很轻松。甄乐江、甄岭窃笑,明旺白了宏良一眼:“就知道换、换的,迈不过锅台上不了炕的手。”

    明旺烟,点上,问陈香:“咱公社安装电灯的村子有几个?”陈香略一沉思,“也就五六个吧?都是些好。”

    “咱村虽说不富裕,可现在拖拉机、脱谷机每个小队都有了,要是勒紧腰带再把电灯拉上,东南里那些村也不敢小瞧咱了。”明旺提出自己的想法,目光扫视着大家。

    “我赞成老旺叔的观点,住家过日子就得撑起门面,拉上电,全村人的心里都就亮堂啦!”甄乐江首先表态。

    上电、安装电灯是那个年代不小的举动,对驻村工作队来说更是难得的政绩,陈香自然赞成:“成!我再找人县供电局说说,他们撤下来的电线有些能用的让他们支援点!”

    “要上就早点动手,能赶在麦季前最好。”甄岭随附道。

    李宏良方才明白过来:“那咱自己发电?”

    明旺不去理睬李宏良,朝向大家:“电线要是能省下来,用柴油机个电辊子也花不了多少。这事先这么说着,小陈不是明天回公社开会吗?顺便跟公社里个话。”

    “另一件事,就是两个知青的饭圈子。这几天,俺到小谭那儿看了,这小伙子就知道拉手风琴,做饭是个‘篱笆头’,二婆引针——差远啦。再说小顾,老在学校吃,自己又不挣钱,光圈子也掏不起。人家孩子远离爹妈来到咱小山沟,咱就得给他们做主。”

    “还能饭吃吗?”甄乐江问,明旺白了一眼:“那不成,他俩是插队落户的,不比工作队。”

    “干脆叫他俩都到学校吃,大队给补贴点。”陈香话中带着自信。明旺点头:“哦,都到学校吃,倒是个办法,不过大队补贴不是长久之计。我倒有个主意。”

    大伙都看着明旺,等待他的下文。明旺换了烟:“既然他俩来插队落户,就该享受社员待遇,咱得调点自留地给他们。现在给了地,他们也不会摆弄,不如多点菜园给学校。让他俩白吃,学校也划算。”

    大伙都表示赞成。明旺说甄乐江:“这事交给你吧!”

    城里的孩子来到农村,虽然谈不上大开眼界,却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新鲜。时过惊蛰,农田的春耕与春季运粪都开始了。各生产队运输、耕作工具全部启动。大片山坡的地都用拖拉机运粪,山顶的地少,没修路,只能靠车推人拉。

    谭立辉、顾小玲两个顶一个人用,给李光辉拉车。推一车,空车下山。谭立辉望着满坡的绿地感到惊奇:“还是农村好,你看那么多大葱,能卖好多钱。”

    “臭知识分子,连大葱都不认识,那是韭菜!”顾小玲讥讽谭立辉。

    李光辉被逗笑了:“你俩说的都不对,那全是小麦。”

    两个知青羞愧地吐着舌头。

    走到一块麦地地头停下来。李光辉拔了一棵麦苗,拿给他俩看:“仔细看看,到底和大葱、韭菜有啥不同?”两个城里伢子拿着麦苗仔细端详,惊讶:“从小就吃小麦,却不知小麦长啥样儿!”

    李光辉掏出烟卷递给谭立辉,谭立辉摇头,就自己点上,“麦喜八十三场。要是上个月那场雨下大点,这麦子还不止这个样。”

    “小麦还需要八十三场雨呀,一年能下那么多雨吗?”顾小玲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李光辉笑了:“八十三场是指月份的雨,就是八月、十月和转过年的三月,这三场雨对小麦最关键。”

    “李叔,你真行,什么都懂。”顾小玲脱口道。李光辉摆手摇头:“别叫‘李叔’,比你也就大个六七岁,叫李大哥吧!庄稼地里的学问多着呢,往后慢慢学。”

    三人又上满一车粪,往山上推。谭立辉用手扯着绳子在前边拽拉,一抖一抖的。

    “小谭,瞧你那把架势,拉车得用,光用手使不上劲儿!没看人家小玲?庄稼地里是个大熔炉,再娇贵也能出一身来。”李光辉几近呵斥。

    “我、我这肩膀好像肿了……”谭立辉窘迫地扒开衣领,露出红肿的肩膀。李光辉见状,摇摇头,让谭立辉到山上玩去,有意将顾小玲留下。

    谭立辉兴奋地谢了声就上山了。顾小玲心里却不平衡:“李大哥,你咋把他放走了?太便宜他了!”

    “小玲,这推小车也得讲口,得会用力气,没有你俩,俺自己照样能拱上去,让他走是为了咱俩好说个话儿。”李光辉让小玲把绳子到一边,跟在后边走,自己单

    “李大哥,你真棒,成大力士啦!”顾小玲不住地夸着。李光辉分外来劲,一憋气到山顶,出了一身汗。“小玲,往后俺叫你‘小玲妹’吧。”李光辉试着说。

    “没关系,想叫什么就叫吧。”顾小玲“咯咯”笑着,掏出手绢给李光辉擦汗。

    “小玲妹,你的手绢真香,骨头里都痒痒。”

    “李大哥,你真逗!”两个人不停地打趣。

    他俩又空车下山,边走边聊着。

    “小玲妹,你俩是同学吧?”

    “不是,他是青岛三中的,我是青岛一中,来到公社以后才认识,也就两天吧。”

    “你爹妈是干啥的?”

    “都是教学的。”

    “你自己来这里,他们不挂记?”

    “挂记又能怎样?”

    “那你俩来村是常住还是住几个月,锻炼锻炼就回去?”

    “我们来是插队落户,要在这安家,住一辈子的。”小玲回答着,脸上却不那么愉悦。

     “李大哥,你认识苦菜,我娘说到了农村多吃苦菜,能清火。”顾小玲转了话题。

    “咱这山旮旯,别的不多,苦菜有的是。小妹若是喜欢吃苦菜,就放心交给你大哥我了!”

    “那就先谢谢你啦,李大哥!”

    远山散散洋洋地分布着一些孩子。顾小玲问:“那些孩子在干啥?”

    李光辉说:“是孩子们的劳动课。”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168号 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乳山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网站业务联系邮箱576475532@qq.com,网站投稿信箱rushanzuoxie@163.com
    乳山市作家协会QQ群,49239846,请作协会员实名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