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协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政要闻
  • 作家采风
  • 会员风采
  • 新书推荐
  • 会员作品
  • 来稿选登
  • 美文欣赏
  • 文学期刊
  • 文摘·连载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文摘·连载
    《映山红·第三章》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6-7-31 15:37:44  ‖  查看390次  ‖  
     

    第三章  阶级教育进课堂  贫管忆昔老支书

    山下河边的那座古老建筑,是老辈留下的一座破庙,如今改造为甄家寨学校。在老庙的南侧盖了九间房子。有小学,也有初中,所以称作“甄家寨联中”。整个校园只有四个教室,大多是两个年级挤在一起上“合”。虽然村里贫穷,但所有学生念书,一律免交学费,学校的经费除上级拨款外,主要由学校开展“勤工俭学”弥补不足。

    下课的钟声响过,大大小小的孩子拥出教室,校园顿时成了“花果山”。

    满仓手持锤子和扁钻,在精心雕琢着一块青石。那青石有一米多高,一看外部轮廓便知是毛主席的塑像。几个男同学在围观,指手画脚地参谋着。

    峰在跳远用的沙坑上与两个小子顽摔跤,两个小子一个后抱腰,一个抄腿,却被甄峰甩了出去。

    “山红姐,你看峰哥多能耐,一个让!”英子扯着山红的手惊讶道。

    山红一直站在远处盯着满仓,无心听英子说话。无奈,英子却缠住不放。山红收回目光,悄声问:“英子,如果将来你找对象,是找有力气的还是找有学问的?”英子眨着眼说:“既有力气又有学问的。”

    “如果只有一样?”

    “不知道,那就听天由命呗。”

    “小迷信!”山红点了下英子的额头。

    挂在校园大槐树上的老铁钟再次敲响,这是上课和下课的信号。喇叭里传出教导主任的声音:“各班注意,各班注意,这节课上革命传统教育课,请全体同学到七年级教室集合!自带凳子!”

    七年级教室是全校最大的教室,占了三间房子,全校上“合”都是在这里进行。每到这时,课桌都要搬到室外。教室内,一至七年级从前往后依次排列。仅在前边留出一张桌的位置,算是讲台。

    学生到齐了,校长连一鸣与甄乐江一同进了教室,站到讲台上。连一鸣习惯地用右手食指一下眼镜,开始讲话:“同学们,阶级教育、革命传统教育是咱们的传家宝。我们永远不能忘记阶级斗争,永远不能忘记革命传统!现在请甄家寨村贫协主任、咱们学校的贫管甄乐江同志为我们讲课,同学们鼓掌欢迎!”

    贫管”一词是时代的产物。在“文革”时期,提倡贫下中农管理学校,从小学到高中,每处学校都有一名老管,大都是由所在村里的老书记或者是资深的村干部兼任。贫管有着极高的权力,寻常参与学校的决策,组织学生进行阶级教育、革命传统教育等,手中掌管着办学方向的大舵。

    甄乐江穿了件黑棉袄,戴顶狗皮帽子,脸上那蓬松的络腮胡子显然养了几日。他站在讲台上,声音很爽朗:“同学们,上几堂课我们讲述了‘铁道游击队’‘孟良崮战役’‘天福山起义’和‘马石山惨案’。现在我们复习一下,说说这几个战斗故事的时间和地点。我点到哪个年级,哪个年级的同学就起来回答。好,一年级的同学说说‘铁道游击队’。”

    “铁道游击队是在抗日战争时期,故事发生在山东枣庄一带。” 一个小男孩回答,声音中明显带着一股奶味。教室内爆发出欢快的掌声。

    “下面请三年级的同学说说‘孟良崮战役’。”

    英子举着手站起来:“孟良崮战役’ 讲的是解放战争时期的1947年,在山东蒙阴县一带,我军与国民党军队的殊死较量。”掌声复起。

    “下面请六年级的同学说说‘天福山起义’。”

    六年级的同学都把目光盯向山红。山红无奈地站起来回答:“‘天福山起义’发生在抗日战争时期,发祥地是山东文登县。”甄乐江见是自己的侄女起来回答问题,就问了几个问题:“你说说为啥要举行起义?”

    “一九三七年八月,日军进犯山东。不久,德州、平原、禹城、济阳等地相继失陷。当年十月,山东省委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发动山东各地举行抗日武装起义。三七年冬,在文登天福山举行起义,打响胶东抗日战争第一枪!”山红陈词激昂。

    校长连一鸣带头鼓掌,逢迎甄乐江:“你听,山红同学讲得多好哇,‘老贫管’教导有方啊!”

    各个年级同学轮换起来回答问题,室内掌声此起彼伏。

    山红与满仓肩坐着。甄峰个子高,排在山红的后边。山红正听得入神,忽感到头皮如针刺一般,扭头瞅了甄峰一眼,见甄峰手里捏着刚薅下的一根头发。山红气得捣了他一拳,甄峰嬉皮笑脸地小声嘀咕:“就这儿痒痒,小辣椒,再来一下!

    甄乐江在讲台上看得清楚。“甄峰同学,起来说说‘马石山惨案’是怎么回事。”

    甄峰个子大,站起来相当于低年级学生了个板凳,像供桌上竖起的“神柱碑”,抓耳挠腮,怯生生地说:“‘马石山惨案’好像是解放战争的事儿,当时还有 ‘五壮士’。”

    教室内哗然大笑。甄乐江说:“就你这态度还配念书?打牛腚也不是把好手。李满仓同学,你起来回答。”

    满仓站了起来,显得很从容:“‘马石山惨案’,讲的是胶东军民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大扫荡’的事迹。四二年冬季,日寇围剿集拢到胶东半岛的中心地带马石山周围,日本司令官冈村宁次计划在那里收口。当时,数千名群众和八路军指战员身陷绝境。八路军指战员发起了救助父老乡亲的突围战,千名群众分七批被掩护脱险,而八路军指战员子弹打光了,与冲上山顶的众多鬼子展开肉搏,十名战士壮烈牺牲。人们说不出这十名战士的姓名,然而,他们却在群众中赢得了共同的光辉名字,那就是‘马石山十勇士’!”

    满仓讲得绘声绘色,师生掌声震耳。甄乐江说:“甄峰,你听人家满仓同学对革命故事记得这么深、这么牢,哪像你?这节课你就给我站着听!”

    甄乐江摘下帽子放在桌上,轻咳一声:“今天咱换个话题,不讲远的,就讲甄家寨的故事。问同学们一个问题:你们知道咱们的老书记明旺的嗓子为什么是沙哑的?”同学们相互看看,都摇着头。

    甄乐江扫视着课堂内,他相信没有几个孩子能知道这段历史。

    明旺是武术世家,自小习武。一九四二年鬼子大扫荡时,明旺十多岁。扫荡甄家寨的鬼子是小股部队,共有三十几人。鬼子一进村就烧杀掠抢,无恶不作甄峰爷爷的四间草房给烧了个净光。为了减少损失,村人大都躲进后山,村子里只剩下明旺爹等十几个拳房弟子,他们利用熟悉的地形和高超的武艺,与小鬼子展开游击战。有两个小鬼子持着刺刀,踢开光辉爷爷的家门,守候在院子里的甄明旺一个‘旱地拔葱’,飞起双脚,两个小鬼子转眼间就‘嘴啃泥’。明旺住一个鬼子,正准备夺下枪支,另一个鬼子爬起来,用锋利的刺刀刺向明旺。明旺躲闪不及,刺刀戳到喉咙,多亏他功底子深,没捅进去,可嗓子却自此沙哑了……

    代课老师许金花抑制不住激动,领头高呼口号:“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各国反动派!”

    甄乐江继续讲:“明旺操起院子里的粪子,横扫乌云,破巢取虎,转眼间,两个鬼子身上就是好几个窟窿,那血呀,直往外窜!这些把式子们和小鬼子整整交战了一天。最后,小鬼子扔下二十多具尸体,剩下的几个都逃跑了。这小鬼子,在咱村硬是没站住脚!”

    口号复起:“保家卫国,无上光荣!”

    鬼子逃跑后,明旺爹恐遭报复,又领着明旺等四个徒弟直接闯进鬼子的营部。那时,鬼子的营部设在东南的邢家村,是一家财主的四合院。明旺爹师徒五人从房后飞身越房,跳进院子,小鬼子吓了一跳,知道来者不善,也不敢盲目动手。明旺爹瞅见院子里放一个小碾砣,伸手抄起来,左手托着碾砣,右掌猛力一击,‘’的一声,碾砣飞出去,将那照壁打得稀碎,溅起一片尘烟,碾砣也碎成了几瓣。鬼子头一看,吓了一身汗。从此,在附近十里八的,鬼子再也没敢胡来,众乡亲免遭涂炭。

    室内再次呼起口号:“向革命前辈学习!向革命前辈致敬!”

    后来,少年明旺跟他爹一起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地下斗争。终于,在解放战争时期,发生了悲惨的一幕。明旺爹被叛徒告密,国民党在东南邢家村的四合院里,用渔网将明旺爹住。国民党企图逼降,而明旺爹至死不屈。最终,明旺爹被押解到甄家寨的水库头,身上绑着三百多斤的煤油桶,点上火,活活地给烧死了。国民党人多势众,甄家寨的老百姓只能远远地观看。烈火中,明旺爹带着三百斤油桶,踏着沙滩跳起一丈多高。

    “英雄啊,真正的英雄!”甄乐江眼里渗出了泪水。教室内一片抽泣声。主领口号的老师亦泣不成声。

    明旺爹出事后,组织上马上对明旺采取保护措施,吸收他正式参军。在部队里,明旺多次立功受奖,只因为嗓子沙哑,识字有限,一直没能提拔。一九六零年渡灾,甄明旺在北京总参部队当排长,为了减轻国家负担,他报名回乡。

    “明旺回来后,就一直任村支书。在共产党、毛主席的领导下,明旺书记费尽心血,带领穷山沟的乡亲们治理山坡,兴修水利,走上了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同学们,咱们有了幸福的今天,当知道,这幸福来之不易啊!”

    室内口号震耳欲聋:“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万岁!”

    一堂生动的讲述,学生们对老书记甄明旺肃然起敬。这老书记后来会怎样呢?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168号 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乳山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网站业务联系邮箱576475532@qq.com,网站投稿信箱rushanzuoxie@163.com
    乳山市作家协会QQ群,49239846,请作协会员实名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