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协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政要闻
  • 作家采风
  • 会员风采
  • 新书推荐
  • 会员作品
  • 来稿选登
  • 美文欣赏
  • 文学期刊
  • 文摘·连载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给你一个家——史怀宝
    发稿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7-3-28 8:21:22  ‖  查看288次  ‖  

    史怀宝,男,郓城人,研究生学历,国家一级作家,先后在山东、广东、北京国家审计机关工作,现为威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医药业》《名医会刊》杂志总编,迄今发表文学、科研、影视等作品五千多件。创作出版长篇小说《审计风暴》 《梦中的村庄》 《忠诚》 《高原倾圮》 《遍地黄金》等三十多部(期),多次获得文学奖,《审计风暴》在世界图书博览会上被推介为国际上四部畅销文学新书之一。
       
      给 你一 个 家(短篇小说)
                                     
              山东// 史怀宝

          三十七个子女中,姚奶奶最放心不下的是小伶俐。
      午饭后,云彩越来越浓,天边不时有电光耀来,起风了,仲秋的风吹过姚奶奶家窗前的楣豆叶子,吹到姚奶奶有些痛苦仍甜蜜地微笑着的脸上,她吃力地朝门外喊:小伶俐——

        一个男孩的声音:奶奶,小伶俐借气筒去了。
      看看身边扇蒲扇的圆脸小姑娘兰兰,姚奶奶轻轻拍拍她的手,指指小方桌,如姚奶奶一样脸上挂满甜蜜笑容的哑巴小姑娘兰兰放下扇子,一手端起圆桌上盛了半碗热水的瓷碗,轻轻吹两下,一手拿起装着三粒药片的瓶盖,递到姚奶奶跟前。窗外又一道电光,八十七岁的姚奶奶满头银发耀眼地一亮,她右手抖索着将小兰兰倒在她手心的药丸填进口中,捧着瓷碗咕咚一大口水,一声唉叹:为了小伶俐,奶奶必须吃药!小兰兰听得懂奶奶的话,微笑着点点头。

         这些日子,姚奶奶病得厉害,不仅要吃她非常不愿意吃的西药,还不能下床走路,拄着拐杖也不能,她总觉得有一种神秘而期待已久的声音不停地召唤她,好像已经去世四年的表哥,也就是姚爷爷,又好像那边的父母姐妹,亲戚朋友。她对小兰兰指了一指,兰兰走出门。

         姚奶奶年轻的时候嫁给了与自己情投意合的表哥,两个人婚后一共生了三个孩子,头两个没有成人,第三个是胖小子,孩子四岁时才会说话,模样仍像一岁的婴儿,憨头憨脑。那个兵荒马乱的岁月,为了躲避战乱,姚奶奶一家三口加入逃难的人群,那天,日本人的飞机来了,在人群头上中投下几颗炸弹,轰隆隆,逃难的人群四散逃跑,她满头尘土地抬起头来,大声呼喊儿子和丈夫的名字。天傍黑,丈夫找到了,儿子不见踪影。从那天起,她与丈夫踏上寻找儿子的苦旅,从安徽到河南,从河南到山东……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从解放前到解放后…… 他们一边沿街乞讨捡破烂,一边寻找儿子,两个人从那时起没再生过孩子,一个也没有,他们执着的地寻找,一直到几十年前来到这座城市。
     
         门外传来小伶俐的声音:奶奶—— 地排车胎气打好了。
          姚奶奶的三十七个子女都姓姚,三个孩子进屋搀扶姚奶奶。
      姚奶奶和姚爷爷离开老家四处寻找走失的孩子,一找就是六十多年,尽管他们的小傻蛋没有一点音讯,但是,几十年来,他们却拥有了三十多个孩子,如果加上那些被他们捡到又帮着找到家人的孩子,那就更多了。如今这些孩子大都长大成家,他们有的种地,有的当了工人,有的参了军,还有的考上大学,姚爷爷去世的时候,两位老人家里还有十一个孩子。两位老人是一方有名的“破烂王”“丐帮”老人,姚爷爷去世时,许多人前来吊唁,有仰慕两位老人人品的城市居民、环卫工人、拾荒的乡亲,还有这个城市的一个副市长,姚爷爷和姚奶奶养育的孩子领着自家的老婆孩子,领着亲朋好友。大家伤心落泪,那些孩子哭得死去活来。
     
         三个孩子上前扶姚奶奶,姚奶奶知道“姚路生”劲大,一把扶住他的肩膀。路生的意思是“路边生的”,孩子跟着两位老人生活清苦一些,但老人家的饭菜很养人,九岁的孩子已长到一米四了,看着比姚奶奶还高,比同岁的小伶俐高出半头。路生捡来时是个豁子嘴,后来经过手术好看多了。姚奶奶捱下床,看看墙上孩子们的奖状,市民政局发给她的奖状,朝兰兰使个眼色,兰兰忙将那台十四寸黑白电视机关上,电视机是一个好心人几年前送的。
     
          年轻力壮的时候,姚奶奶和姚爷爷在乞讨中养活了一大群孩子,后来年事高了,他们连养活自己都很吃力,仍执著地收养这些可怜的孩子,孩子大了,走了,新的孩子又被他们捡回来。听说两位老人收养遗弃的孩子,有些人就闷着良心偷偷地给两位老人送孩子,有的是计划生育超生的女孩,有的是先天性残疾儿童,哑女兰兰是八年前的一个夜晚,不知被谁偷偷送来的一个残疾弃婴。老两口很爱孩子,他们没有埋怨那些抛弃孩子的人,他们一直认为,自己丢失的孩子肯定正被哪个好心人收养着。
     
         姚奶奶多次跟人说,多亏了政府和社会!好多人知道老两口是天下少有的好人,纷纷给他们送米送面送衣物。十年前,市民政局的领导得知了老人的事迹,破例为两位老人和他们那群衣衫褴褛的孩子入了户口,给他们了一座城郊的小院,两间平房,一间厨房,老人和十一个孩子终于有了自己固定的家,他们告别了吉普塞人般的流浪生活,学龄孩子们高高兴兴地免费进了学校,民政和社区的领导还定期给他们送来米面衣物,姚爷爷去世后,好人们送的东西有增无减,好长时间,即使姚奶奶和孩子们不出去捡破烂,家里仍能揭开锅。
     
         姚奶奶已经躺在铺着褥子的地排车上,她打着眼罩看看头顶越来越浓的云彩,朝兰兰比划了几下,小兰兰忙回屋拿了一件雨衣和三块塑料布,姚奶奶将这些东西掖到被子底下,对小伶俐和路生说:朝城东建筑大院走。

         路生是九年前在城南铁路边捡的。那天旁晚,一群人围着一个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孩子,没有谁敢将孩子抱起来,孩子长着一张可怕的豁子嘴。捡破烂的两位老人循着哭声拨开人群,老两口互相看了一眼,姚爷爷叹口气:养一个是养,养十个也是养,不差这一个。姚奶奶笑得很有特点,她的笑容像嘴中始终含着蜜糖,满头白发的姚奶奶微笑着抱起孩子,轻托着晃了晃,刚才哇哇大哭的孩子渐渐止住哭声,众目睽睽之下,两位老人迈着蹒跚的步伐走向远方……

       老人的事迹在社会上传开后,一家好心的解放军医院免费为小路生作了兔唇修补手术。四年前,姚爷爷一场大病走了,姚奶奶独自担当起抚养这些孩子的担子,政府和社会给予他们不少帮助,但要强的姚奶奶总想让孩子们活得像正常的孩子一样,沿街拼命地拾荒乞讨。
     
         天已黄昏,夕阳将云彩映得黄澄澄的,阵阵凉风夹带着雨丝吹过来,姚奶奶咳嗽了一下:小伶俐,你到底想要个啥样的家?
         小伶俐瘦瘦的,尖下颌,一双大眼睛总是眨呀眨的,她是孩子们中长得最标致的一个,很聪明,每次考试在班内数一数二,她似乎听懂奶奶话中的意思,忙说:我只想跟奶奶在一起。
      唉—— 奶奶快要见爷爷了,你必须有个家。
       我就要跟奶奶在一起——
      好孩子,好孩子,奶奶一定给你找个像奶奶一样疼你的家。
     
          今年春节后,姚奶奶得了一场病,三天没下床,她觉得自己快不行了,孩子们上学走后,平日里笑得像含蜜的姚奶奶偷偷哭了一场。当她看到七个孩子整齐的被褥后,八十七岁的姚奶奶顽强地下了床,摸索着拄着拐杖站起来,她眼含泪花,正告自己:千万不能倒下!为了七个未成年的孩子,千万不能倒下!她听到姚爷爷黑暗中着急地喊:老婆子,赶快给孩子们找个家。
     
         其后几个月,她让人捎信将已经成家的几个子女叫回家,三个残疾孩子被大哥哥大姐姐领回他们的家。路生被十四姐姐领走了,尽管十四姐姐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兰兰被二十三哥哥领走的,二十三哥哥倒插门到八里外的一个村子,他媳妇已经怀孕六个月了,二十三哥哥给媳妇解释:咱妹妹是个哑巴,外人不好收养,我就领回来了……尽管小兰兰哑巴,其实,除了不会说话外,小兰兰各方面都很像奶奶,特别是她蜜糖般的微笑,一段时间的沉默,二十三嫂子一句“可怜的妹妹”,紧紧搂住始终瞪着大眼睛微笑的小哑巴兰兰。

          姚奶奶觉得民政局张局长是天底下最好的大好人,她不好意思麻烦人家,一番思想碰撞,她还是在孩子们的搀扶下来到民政局,张局长以为姚奶奶来要救济,上前扶着姚奶奶说:您老人家有啥困难打个电话就是了,何必大老远走过来?姚奶奶含蜜的笑容暗淡下来,眼睛湿润着道出了心事,张局长摸着下巴思忖良久,说让姚奶奶放心。其后,张局长牵线,将姚奶奶身边的两个孩子认养给本市两个条件不错的家庭,其中就有小伶俐。至此,除“三十一”六月份考上大学外,姚奶奶身边剩下的六个孩子都找到一个家,孩子们不愿离开姚奶奶,但是,他们很听姚奶奶的话,分别的情景让姚奶奶揪心得好几个夜晚没睡好,她双手合十,不住地为孩子们念叨,祝福。两个多月后,姚奶奶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小伶俐三月份被市里一家结婚多年没有孩子的批发商收养了。两个多月后,小伶俐突然哭着来到奶奶身边,当时,姚奶奶身边只有正准备参加高考的三十一哥哥,姚奶奶微笑着问小伶俐发生了什么事情?小伶俐只是哭,姚奶奶弯着腰到门口打公用电话,小伶俐的养父在电话那边解释:姚奶奶,很对不起,我家那口子冤枉孩子了,那五十块钱找到了。
       
        姚奶奶松了一口气,又把小伶俐送回去。过了一段时间,小伶俐又背着书包回来了。此时,兄弟姐妹们都找到一个家,三十一哥哥已经住校冲刺高考,家里只有姚奶奶一个人,小伶俐这次哭得更伤心了。姚奶奶有些生气仍微笑着问小伶俐又出了啥事情?小伶俐撩起自己的衣服,她胳膊上、胸前、背上,青一块紫一块地,目不忍睹。小伶俐抽泣着,说妈妈怀孕半年了,B超是个男孩,从此,性格怪异的妈妈将小伶俐看成自家的奴隶、出气筒,动辄拳打脚踢。半个月前,还让小伶俐退了学,小伶俐怕惹奶奶生气,一直忍着,直到前两天养母这次要将她卖给别人。小伶俐哭成泪人:奶奶,您千万不要再让我回去了,我愿意在咱家伺候您一辈子。姚奶奶甜蜜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她紧紧地搂着小伶俐:好孩子,不哭,咱不哭。

         风大了,大街上有碎纸片飘起来,路生吃力地拉着地排车,小伶俐和小兰兰在后面使劲推着,突然,小伶俐放开手大喊:奶奶——我不回去,坚决不回去!
        地排车停下来,姚奶奶抬抬头,发现这里离收养小伶俐的那个人家很近,姚奶奶微笑着安慰:乖,咱不回这个家,不回。
     
         今天早上一睁眼,姚奶奶头晕的厉害,她似乎看到姚爷爷站在窗外催她。她吃力地穿衣下床,从黑柜子里面找出那个裹了几层的油纸包。姚奶奶记得,十一年前的那天清晨,她一大早出去捡破烂,路边厕所内传来一阵婴儿的哭声,她悄悄走进去,果然又是一个弃婴,小女孩长得很周正,襁褓中掖着一封信,信内裹着一条项链,项链中间的“心”字塑料夹内是一男一女两个人的亲密合影……这个孩子就是小伶俐。小伶俐很懂事,今天星期六,她一大早起床扫地、做饭,然后到几条街上的垃圾筒旁转了一圈,捡回二十五个易拉罐筒、十二个矿泉水瓶和一大抱废纸箱。回到家,她先给奶奶喂药,尔后洗衣服做作业。傍晌,路生来了,他提了一篮子茄子和十个鸭蛋,说是十四姐姐让送给奶奶的;午后,二十三哥哥把兰兰送来了,说让小兰兰帮着奶奶做些事情。

          雨声由远而近,吧嗒吧嗒地打在路边的法国梧桐树上,姚奶奶忙让路生披上雨衣,小伶俐、兰兰披上姚奶奶用塑料布缝制的雨披,自己则盖上塑料布。雨点急了,姚奶奶指一指前面的大门,孩子们推着地排车走过去,大门下有几个避雨的人,见三个孩子和一位老人,忙上前帮忙。

          姚奶奶私下早帮着小伶俐寻找生身父母了,特别是最近两个月。她依照那封信毫不容易找到小伶俐生母原来工作的纺纱厂,许多人都摇头,姚奶奶坚持不懈,终于有人悄悄地告诉了小伶俐父母的遭遇。一个老板因为自己的妻子不能生养,看上了一位来城里打工的农村姑娘,两个人一来二去产生了感情,老板的老婆发觉后当然棒打鸳鸯,两人分手不久,那姑娘就生下孩子,她羞恨交加,不得不将孩子遗弃……姚奶奶再找那位老板,听人说他已经遭受了牢狱之灾。这样一晃就是九年,直到前几天,姚奶奶在电视上看到一个人,说是这个人经过风风雨雨终于发达了,可他越看越像一个人。前几天,姚奶奶又拄着拐杖侦察了几次。正因如此,姚奶奶决定今天就行动,一定尽快给可怜的小伶俐找到家。
     
          雨小了,天渐渐暗下来,姚奶奶让孩子们拉着地排车继续往前走。城东一家黄油漆大门前,孩子们搀扶着姚奶奶下了地排车,又在孩子们的搀扶下拄着拐杖晃晃悠悠地来到黄漆大门前,她左手抖索拍了几下门钹,无人答应,路生猛拍几下大门,被姚奶奶轻声喝住,大门开了,一位五十多岁模样的中年妇女问找谁?姚奶奶含糖的微笑又绽开了,中年妇女点点头转身叫人。

          一会儿,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男人从院内走过来,孩子们似乎认识这个叔叔,他上过电视,还给姚奶奶的孩子们送过面粉。身材瘦削的中年人温和地迎过来,姚奶奶微笑着,与中年人耳语了几句,从口袋中掏出那个层层油纸包裹的东西,中年人按开门楼内的电灯,扶着老人在门廊靠墙的凳子上坐下来,他看着发黄的信件和项链,看着看着,中年人的泪水慢慢地流到鼻尖上,小伶俐听到泪水落到信纸上的声音,他拿着信纸紧走一步,弯腰仔细地打量着小伶俐,一下子握住小伶俐的手,泣不成声……
     
         风雨大了起来,小伶俐几乎要哭了,中年人转身跪倒在姚奶奶面前,姚奶奶推一下惊慌失措的小伶俐:孩子,他就是你亲爹。
        小伶俐紧紧拉着奶奶的袖口,一动不动。
      一个打扮时尚的女人从院内走过来,中年男人起身流着眼泪将信件和项链交给那个女人,那女人大惊失色,她身子晃了晃,蹲下身上下打量着小伶俐,看着看着,她的眼泪泉水般涌出来,一把将小伶俐搂在怀中,号啕大哭:可怜的孩子——妈妈对不住你——
     
        中年男子抽泣着给姚奶奶解释:…… 出狱后,我们俩终于走在一起…… 我俩找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我们的孩子……
      姚奶奶一下子笑了,笑得很舒心很甜蜜,突然,她觉得头顶的灯光猛地又大又亮,她身体一软,斜斜地倒在墙上。
      早上,姚奶奶睁开眼睛,看见自己的三个孩子和小伶俐的生身父母,姚奶奶有些吃惊地问:我这是在哪里?
     
       小伶俐的妈妈说:姚奶奶,您在全市最好的医院里。
      小伶俐的爸爸说:姚奶奶,今后不要再捡破烂了,咱家有的是房子,您就是俺的亲娘,咱一家人不要再分开了。
      姚奶奶甜蜜地微笑着:只要俺的小伶俐有人疼,比啥都好!俺还要回那个老窝,老头子正等着俺呢。
     
        上午八点多,姚奶奶老觉得右眼皮跳,说家中可能出了大事,必须回家看看,大家纷纷劝阻,姚奶奶固执地说只是回家看看。
      三个孩子、小伶俐的父母和一个医生在面包车上守护着姚奶奶,一会儿就赶到姚奶奶家门口。姚奶奶在人们搀扶下下了车。一阵婴儿的哭声断断续续地传来,路生开门走进去,接着大喊:奶奶——又有人给咱家送孩子了!

          众人一惊,姚奶奶在大家搀扶下迈着有些踉跄的步子走过去,小伶俐的妈妈将孩子轻轻抱起来,那位随行的医生拿着听诊器给孩子听了几下,小声说:这孩子患有21对染色体综合征,也就是说,他永远只能有三四岁孩子的智力,这种孩子几乎全部长着同一张面孔。

         姚奶奶甜蜜善良的笑容抖动起来,拐杖一丢,轻轻抱过孩子,泪水涟涟,声音沙哑:儿啊,亲儿啊,娘找了你整整六十七年,六十七年呵……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168号 邮编:264500
    Copyright 201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乳山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网站业务联系邮箱576475532@qq.com,网站投稿信箱rushanzuoxie@163.com
    乳山市作家协会QQ群,49239846,请作协会员实名加入